Archive for category 蘇正隆

《為博雅教育辯護》

 

CNN《福理德‧澤卡瑞亞的環球廣場》(Fareed Zakaria GPS)主持人,《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澤卡瑞亞的新書In Defense of a Liberal Education (W.W. Norton, 2015),出版不久便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更在網路書店亞馬遜教育書類排名第一。

書的開頭他引用E.O. Wilson的一段話:

我們渴求智慧卻淹沒在資訊裡,今後的世界會由有綜合能力者來主導,這種人善於思辨,能把握時機,彙集正確的資訊,做出睿智的重大抉擇。
We are drowning in information, while starving for wisdom. The world henceforth will be run by synthesizers, people able to put together the right information at the right time, think critically about it, and make important choices wisely.
-E. O. Wilson

Liberal Education(博雅教育)又稱人文教育,是全人教育的一環,與美國名校有很深的淵源,是十九世紀以來大學教育的理想與模範。但二次世界大戰後大學課程越來越專門化,只強調知識的工具價值,導致學生知識過分偏狹。尤其近年來,在全球化的時代,大家都一窩蜂談職場競爭力,談 “skills-based learning”(學一技之長),如電腦、電子、法律及工程等,對人文學科則往往認為不實用。美國德州、北卡等四州州長甚至揚言不再補貼人文學門。Zakaria則不以為然,認為人文博雅教育在當今高科技時代依然重要,不容小覷。相對於職業教育(vocational education),修讀歷史、哲學、文學和藝術等人文博雅教育,可以幫助學生思辨,培養綜合能力,讓學生一生受用。而學習寫作、溝通和學習技巧,對學生各方面的發展都有莫大裨益。

全世界最具創新能力的國家除了美國,在歐洲則有瑞典,那裡有各式各樣的新科技公司。此外,以色列也不遑多讓。就風險創業投資佔GDP比率而言,以色列排名世界第一,美國第二,瑞典也名列前茅。但在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34個會員國裡,2012年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學生能力國際評量)的排名,瑞典和以色列甚至在美國之後,三個學科平均排名為28及29。反之,經常在PISA排行榜上表現傑出的國家,如新加坡、香港、台灣等,在科技上不見得就很出色。由此可見,學業成績並非決定創新力、成就的唯一因素。

書中提到耶魯與新加坡大學合作的通識教育模式,很值得世界各國研究,而MOOCs(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出現,可讓博雅教育的推廣更便利、省錢,則是一大福音。

頗為有趣的則是「為今日的年輕人辯護」一章,他提到指責年輕人「一代不如一代」是自柏拉圖以來的傳統,他覺得現代的年輕人價值觀比以往進步,起碼願意捐錢幫助弱小,願意當志工的比率比以前的世代更多!
本書訊息及簡介:

In Defense of a Liberal Education (9780393247688) US $23.95

Chapter 1, Coming to America. Mostly about the state of liberal arts education in the US, but also includes an account of differences between US and European approaches to education and his own personal experience growing up in Bombay, the Indian educational system, and his ultimate decision to attend Yale (his elder brother chose Harvard).

Chapter 2, A Brief History of Liberal Education. After brief history of how university curricula developed in Europe, and rise of the American liberal arts tradition among major universities such as Harvard and Yale, he discusses the founding of Yale-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in 2013 and aspects of the program (pages 67-71). Lots of nice comments on the program. He concludes, “Yale-NUS should become a model studied around the world”.

Chapter 3, Learning to Think. More on Yale-NUS, p 75, 81. Comments on Singapore, and other Asian countries, p 93-97. Rest of chapter deals with differences between US system and other countries in Asia and Europe.

Chapter 4, The Natural Aristocracy. Discussion of MOOCs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p 124-134.

Chapter 5, Knowledge and Power

Chapter 6, In Defense of Today’s Youth

張思婷《大亨小傳》新譯推薦序

 

一九八八年Modern Library選出二十世紀一百部英文小說名著,費茲傑羅(F. S. Fitzgerald)的《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位居第二(名列第一的是喬伊斯(James Joyce)的 Ulysses《尤利西斯》),不過這部作品一九二五年出版後並未引起太大重視,甚至有評論家把它貶為流行言情小說。經過將近二十年的考驗,才獲文壇肯定,如今公認是美國文學經典之作,已無疑義。
這部作品敘述一個對愛情極為浪漫執著的人物的故事和悲劇,手法非常寫實卻又含蓄內斂。很多細節常若無其事的輕輕一點,埋下伏筆,到後頭才又自然而然的銜接起來,對情節的細膩安排,令人嘆服。而文字方面則更是千錘百鍊,特別是描述情境時,有時如樂曲演奏,舒展自如,有時像散文詩,意象豐富。像這樣的作品,要真正讀懂,能夠辨識出字裡行間的弦外之音,已經非常不容易,而要翻譯得好,更是極大的挑戰。
雖然這部作品一九六九年以前台灣已經有兩種譯本,但直到一九七一年今日世界出版了喬志高翻譯的《大亨小傳》,才引起廣大讀者的重視。當時我剛進外文系,對於充斥坊間的英美文學中譯本,大多頗有意見,但喬志高的翻譯,卻讓我讀來耳目一新。小說中的許多精采名句透過他的翻譯,往往能讓人琅琅上口,因此我心目中喬氏的翻譯大概就是典範,恐怕難以超越。
二○一三年《文訊》約我撰寫〈台灣的外國文學經典翻譯出版熱潮〉,我調查一下,發現《大亨小傳》台灣至少有十六種譯本,二十四家出版社出版過,其中最近一個譯本,漫遊者出版的張思婷的新譯,讓人驚豔,套句章炳麟的名言,可以說是「前修未密,後出轉精」。她的譯本能夠將小說中許多獨具匠心的遣詞用字,很成功的傳達出來,用字非常靈活,還常有神來之筆。譬如底下幾個例子:

尼克剛到西卵不久,碰到陌生人問路,指完路後,他心裡感覺是: “He had casually conferred on me the freedom of the neighborhood.” 這句話翻譯起來很不容易,因為涉及一些文化因素──授予外地人本地市民的榮譽叫confer on someone the freedom of the city,張思婷巧妙的把這句譯成:
他隨口一問,倒讓我升格成為在地人。(張思婷譯p.19)

喬志高的翻譯則是:
他在無意之間使我榮任了這一帶地方的封疆大吏。(喬志高譯)

「榮任這地方的封疆大吏」也許是古代的意思。相較之下,張思婷的新譯讓人更容易理解,也更貼近原意。以下幾則也是絕妙佳譯的例子:

The lawn started at the beach and ran toward the front door for a quarter of a mile, jumping over sun-dials and brick walks and burning gardens- finally when it reached the house drifting up the side in bright vines as though from the momentum of its sun.
草坪從海灘直奔正門口,足足四百公尺,一路起伏過日晷、紅磚道和百花爭豔的花園,綠意奔到屋前煞不住,順勢化為滿牆碧綠的藤蔓。(p.22)

The exhilarating ripple of her voice was a wild tonic in the rain. I had to follow the sound of it for a moment, up and down, with my ear alone before any words came through.
她聲音裡的漣漪是雨中的美酒,聽得人飄飄欲仙,耳朵也跟著抑揚頓挫,總要隔一會兒回過神,才能細細咀嚼她說了些什麼。(p.125)

Daisy began to sing with the music in a husky, rhythmic whisper, bringing out a meaning in each word that it had never had before and would never have again. When the melody rose, her voice broke up sweetly, following it, in a way contralto voices have, and each change tipped out a little of her warm human magic upon the air.
黛西跟著屋裡的音樂,用她那富有磁性的嗓音,韻律有致地低吟起來,只把那一字一句傳唱成絕響,那意思以前不曾有,將來也不會再有了。待曲調拔高,她那副女低音的嗓子甜甜輕轉,跟著爬了上去,每一次轉音都向夜空輕灑她溫暖的魔力。(p.159)

近年來的翻譯學界常有所謂「異化」、「歸化」的討論,主張「異化」論者,反對使用中文成語,認為應儘可能保留原文的句法與意象。不過無論就出版實務或讀者反應而言,文學翻譯採用異化策略,很難成功。
最近《時代雜誌》有篇文章〈Why Europe Can’t Leave Greece Adrift〉(Time, June 25, 2015)台灣有人譯為「為什麼歐洲不能讓希臘漂流出去?」雖然adrift的本意是「在水上漂流」,但在上述語境,中文說「脫離」比較合乎習慣。有人認為這樣就犧牲了英文漂流的意象,但中文英文畢竟是兩種不同的語文,如果中文有類似譬喻,應儘量維持原文的意象,但不能太牽強,否則就是刻舟求劍。我們再看底下一句話,裡頭也出現adrift,“Somehow it had come adrift from the wall. ” 正常的情況下我們會說:「不知怎麼回事它就從牆上脫落了。」我們有可能說從牆上「漂流出去」嗎?
張思婷的新譯以新時代的語言,讓讀者細細品味費茲傑羅的生花妙筆所編織出來的一則浪漫傳奇與寓言。她對翻譯的拿捏,恰到好處。但是任何一本名著的翻譯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張譯有一些細節還有待推敲琢磨,但整體而言,這是一本相當了不起的譯本。
已成公共財產的經典名著,擁有眾多譯本並不稀奇。荷馬《伊利亞德》(The Iliad)的英譯,自一九五一年以來,至少就有二十二種(含Rieu及S.D. Andrew的原譯經後人大幅修訂者),但真正傳世的也只有Lattimore(1951)、R. Fitzgerald(1974)及Fagles(1990)三個譯本。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七○年代傾向直譯的Lattimore譯本獨占鰲頭,到了一九七○年代後期詩人Robert Fitzgerald「以詩譯詩」,成為典範,九○年代之後Fagles以鮮活的當代英語迻譯,又取而代之。平均約二十年,原來的名譯就顯得過時,讓位給更新、更好的譯本。現在《大亨小傳》已出現更新、更好的譯本,值得大家矚目。

名詞的可數與不可數:Happy Hour 與 Rush Hour

 

英文名詞是否可數(加s),不可數(不加s),對非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來說,挺不容易。

譬如:成語 separate the sheep from the goats(能分辨好壞)中,goat(山羊)可加s,sheep(綿羊)卻不能加s。但lamb(小綿羊)卻又可數,如:She is as gentle as a lamb.(她像羔羊一樣溫馴。)不過lamb若是指「小羊肉」時,如:mutton dressed as lamb(老羊肉冒充小羊肉)則又成為不可數名詞。

因此,我們讀英文時對英文名詞可數與否應多加留意。現在幾乎所有的學習型詞典(Learner’s Dictionary),如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Merriam-Webster’s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Collins Cobuil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of English,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English Dictionary,及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等,對英文名詞是否可數都有交代。然而我們在教學上並未落實,所以實際應用英文時常見該加s時不加,不該加s時反而加。譬如,「新到貨品」或「新到圖書」,英文是New Arrivals,但台灣百分之九十九的店家都標示成*New Arrival。商店裡的新到貨品或圖書很少只有一件或一本,所以英美一般店家的標示都是New Arrivals(照片)。附帶一提,不加s的new arrival往往是指「新生兒」或「新來的同事或同學」。

此外,在台灣也常見把24 hour service寫成 24 hours service,而 Office Hours則常寫成 Office Hour。
(移民署廣告)

 

未命名

 

 

 

 

 

 

 

 

 

 

 

 

 

底下筆者特別要提幾個英文名詞詞組,看似應加s才合文法,但習慣上卻不加s的例子:

有些餐廳,disco,karaoke會在每天生意較清淡的幾個小時提供優惠,稱為「歡樂時光」或「限時搶購」,英文叫Happy Hour不說*Happy Hours。這種說法其實和中文有異曲同工之處。中文用「時光」、「限時」等字眼,都是刻意把時間壓縮,讓顧客感覺有迫切感,把握機會來消費。

再舉一例,大都市裡交通「尖峰時刻」是開車族的夢魘,雖然「尖峰時刻」少說也有兩小時,但心理上大家都希望它快快過去,所以我們不說尖峰「時期」、「時段」,而說尖峰「時刻」。英文也一樣,會說 rush hour,而不是加s的*rush hours。

所以這些習慣用法是心理語言學的問題,而不是文法的問題了。

 

符號的英文讀法

會員專文

 蘇正隆,Lynn Sauve 整理

,

comma 逗號

.

period, full stop, dot 句號

?

question mark 問號

:

colon 冒號

;

semicolon 分號

!

exclamation mark (Br.) exclamation point (Am.)

hyphen 連字號

– n dash (with spaces) (Br.)  — m dash (no spaces) (Am.)  破折號

_

underscore 下劃線

apostrophe 省略號,所有格符號

single quotation mark 單引號

double quotation mark 雙引號

&

ampersand, and, reference, ref 和,引用

`

backquote 反引號

swung dash 代字號

~

tilde 波浪號

dots/ ellipsis 省略號

ditto 同上號,中文標點則為“

/

slash, divide, oblique 斜線,斜槓,除號

\

backslash, sometimes escape 反斜線,有時表示轉義符或續行符

//

slash-slash, comment 雙斜線,注釋符

*

asterisk, star (美語),數學公式中作multiply

(  )

brakets/ parentheses 圓括號

(

left paren, open paren, open parenthesis, opening parenthesis左圓括號

)

right paren, closing parethesis

{

open brace, open curly, brace left 左花括號

}

close brace, close curly, brace right 右花括號

[  ]

square brackets 方括號

[

bracket left, opening bracket左方括號

]

bracket right, closing bracket右方括號

數學符號

+

plus 加號;正號

minus 減號;負號

=

Equal 等於

±

plus or minus 正負號

×

multiplied by 乘號

÷

divided by 除號

is equal to 等於號

is approximately equal to 約等於號

is not equal to 不等於號

is equivalent to 全等於號

is equal to or approximately equal to 等於或約等於號

(square) root 平方根

is less than 小於號

is more than, greater than大於號

is less than or equal to 小於或等於號

is more than or equal to 大於或等於號

is not less than 不小於號

is not more than 不大於號

%

percent (sign) 百分之……;百分號

per mill 千分之……

perpendicular to 垂直於

π

pi 圓周率

circumference 圓周

circle 圓

semicircle 半圓;arc弧

triangle 三角形

angle 角

°

degree 度

union of 並,合集

intersection of 交,通集

the integral of …的積分

(sigma) summation of 總和

infinity 無限大號

varies as 與……成比例

equals, as (proportion) 等於,成比例

since; because 因爲

hence 所以

其他符號

@

at/at the rate of

#

number sign, hash (Br.), pound (Am.),音樂裡作sharp,如C#

$

dollar (sign)

degrees Celsius 攝氏度

degrees Fahrenheit華氏度

virgule 斜線號

¨

tandem colon 雙點號

^

caret

|

Bar, vertical bar, vertical virgule 豎線

parallel 雙線號;平行號

§

section; division 分節號

arrow 箭號;參見號

《》

French quotes 法文引號;guillemets 書名號

minute 分;feet 呎

second 秒;inches 吋

 

www        W W W,不唸為 “triple W”

000          “triple ou”

4 x 4        “four by four”

常用辦公室及公文用語

常用辦公室及公文用語

Everyday Phrases for the Workplace

蘇正隆 老師

中文

英譯

已閱 Noted
已影印 Copied
已傳真 Faxed
請參考 FYI / For Your Information
用後請歸檔 File it after use
閱畢請歸檔 File it after reviewing
請存檔 Your file copy / Please retain it for your files
副本至xx cc: to xx
閱畢請歸還xx Return it to xx after reviewing
請傳真 Please fax
請傳真後歸檔 Please fax and file
請散發 Please distribute
請傳閱 Please circulate
內有附件 Encl. / Enclosure
副本祕致 Bcc. / Blind carbon copy
請簽收 Return receipt requested
請簽名 Signature requested
請張貼(在布告欄) Please post (it on bulletin board)
急件 Urgent
請表示意見 Please comment
原文(誤)      修正(正)

Forward       Foreword

(Forward 應為Foreword)

For            Read

Forward        Foreword 

(Forward should read Foreword)

請填寫以下資料 Please complete all information below.
請打字或以印刷體書寫 Please print or type.
填好表格請傳真並寄下 Please fax and mail your completed forms.
申請書簽名後請傳真並寄下 Please fax and mail signed application.
傳真或掃描皆可 Faxed or scanned copies will be accepted.
填好表格請掃描以電郵傳到xxx Please scan and email completed form to xxx.

 

 

翻譯兒童科普或知識類書籍的原則

 

翻譯兒童科普或知識類書籍的原則

蘇正隆

書林/龍登出版公司發行人、台灣翻譯學學會前理事長

 

譯得淺白,不見得就得犧牲通順、自然。請注意以下幾點即可:

  1. 翻譯時儘量保留原文順序、風格,若沒必要不用挖空心思去重組句型、加文添字。
  2. 淺白、自然通暢,避免刻意創新、搞怪或譯過頭。讀者可能包含海外的華文讀者,所以譯文宜使用新馬港澳也容易理解的用語,避免台灣特有的花俏講法,如「按讚」、「麻吉」、「速配」之類。
  3. 避免太多成語及文謅謅的說法。
  4. 減少「性」字,「流暢」或「流暢度」,不要說「流暢性」;「理解」或「理解度」,不要說「理解性」。
  5. 少用「被」字,用「獲提名」,「得到肯定」,「給弄丟」,「遭處分」,「受重視」等替代「被」字。
  6. 別「的的不休」,避免一個句子出現超過三個「的」字。
  7. 「當……的時候」,往往只要說「當…」或「…時」或「…的時候」。「雖然……但是」不一定要連用,往往只要「雖然」或「但是」即可。「瑪麗讀小學時」會比「當瑪麗讀小學的時候」自然。
  8. 形容詞作補語不要千篇一律翻成「xx的」,The new drug is effective for…不要說「這種新藥對xx是有效的」,可譯為「這種新藥對xx很有效」。 “Truly, money is important but it does not deserve…”「金錢是重要的,但是它不值得…」→「金錢的確重要,但不值得…」
  9. ever幾乎很少有「曾經」的意思,大部分是「常不常」「會不會」或用來強調。如:Do you ever go swimming? Do you ever wear jeans?
    不是「*你曾經游泳嗎?」「*你曾經穿牛仔褲嗎?」
    是「你平常會去游泳嗎?」「你穿不穿牛仔褲?」
  10. 關於or的翻譯:一個名詞之後若出現or,如果是在講述較專門、難解的詞,這時or之後的詞彙可能是在定義或解釋前面那個名詞。不應翻成「或」,可譯為「又叫/就是/也就是」。如:Groundwater is water stored underground. It is found in aquifers, or areas of water under the ground.  譯成「地下水儲存在地底下的含水層或集水的區域…」就不好,宜翻成「地下水就是儲存在地底下含水層的水…」。
  11. How is coal changed to liquid fuel?

Coal is changed to liquid fuel by a method known as the Fischer-Tropsch process. In the process, coal is changed into a gas called syngas. Syngas is then changed into liquid fuel. The Fischer-Tropsch process was developed in Germany in 1923.

 

原譯

煤炭液化法

液化煤炭的過程稱為「費托氏法」,在1923年於德國研發。其原理是先將煤炭進行氣化,生成合成氣,再轉換為液態燃料。

 

可以依原文的順序翻譯成自然的中文,不必重組,重組後有兩個問題:

 

  1. 煤炭液化的過程稱為「F-T      法」的陳述有問題。應該是固態煤炭通過「F-T      法」可轉化為液態。
  2. process      是程序,不是原理。

 

改譯

煤炭液化法

煤炭透過稱為「費托氏法」的程序,可轉化為液體燃料,程序是將煤炭氣化成合成氣,再轉化為液態燃料。這套方法是1923年德國研發出來的。

  1. Spain’s Solar Gardens
    The world’s 10 largest photovoltaic parks are known as solar gardens. They are all in Spain. The solar garden at Jumilla is the largest and most efficient photovoltaic plant in the world. It helps to reduce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Solar thermal plants can help European Union to meet its goal of reducing greenhouse gases by 20% in 2020.

西班牙的太陽能園區

世界10座最大光伏公園(一般稱為太陽能園區)都在西班牙。位於胡米利亞的光伏公園是全世界最大且最有效率的光伏電廠,有助於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太陽能發電廠可幫助歐盟實現在2020年減少20%溫室氣體的目標。

Park 公園→園區

英文活動時間的書寫順序

英文活動時間的書寫順序

 

蘇正隆

中文裡活動的日期與確切時間,我們習慣上先寫年、月、日,然後是星期幾,再來才是具體的時間。譬如以下三個例子:

 

謹訂於1031026(星期日)上午9, / 二林農會 …

www.thisregion.com/p/b/19824/67049

 

時間:1028日星期天上午10 地點:苗栗頭份 …

blog.xuite.net/…/125760241-90年10月28日+星期天+上午10點~A(alfa)…

 

114日星期天上午10於嘉義縣大林鎮,

https://zh-tw.facebook.com/sue.ma.park/posts/299819193457064

 

但是英文的習慣則是先寫星期幾,再講月、日、年,再提具體時間。我常收到國人寫的英文通知,上頭日期時間的排列順序往往和美式英文習慣不符,底下就是一個例子:

 

*“…we shall have the training session at 10 am on Nov. 30 (this Sunday).”

 

記得讀中學時,英文老師及書本上都說,英文日期時間要由小到大排列。其實不然,美式英文是先寫星期幾,再講月、日、年(英式英文則是日、月、年),再提具體時間。見以下Google統計:

 

找不到 “at 10:00 on November 30, Sunday" 的結果。

找不到 “at 10 am on November 30, Sunday" 的結果。

“on Sunday, November 30, at 10:00″ 約有 235,000 項結果。

 

“Sunday morning, November 30, at"約有 47,300 項結果。

找不到 “at 10 Sunday morning, November 30″ 的結果。

找不到 “at 10:00 Sunday morning, November 30″ 的結果。

“at 10 am on Sunday November 30″ 4 項結果。

“at 10:00 on Sunday, November 30″ 1 項結果。

 

可見日期時間由小到大排列的講法有問題。

 

但若提到活動幾點開始,何時舉行,則具體時間可以移到最前面,所以無論寫為 “The event begins at 10 a.m. on Nov. 30.” 或 “The event begins on Nov. 30 at 10 a.m.” ; “Ceremony will be held at 10 am on Nov. 30″ 或 “Ceremony will be held on Nov. 30 at 10 a.m.” 都可以。

 

見底下例證:

 

The event begins at 10 a.m. on Nov. 30 and all you have to bring is yourself …

www.examiner.com/…/weekend-events-lynchburg-nov-30…

 

The Stop Hunger Now food packaging event at St. Thomas More Catholic Church begins at 10 a.m. on Nov. 30. St. Thomas More Catholic …

www.examiner.com/…/stop-hunger-now-at-st-thomas-mor…

 

The event begins on November 30 at 12:00 p.m. and continues until 5:00 p.m. The downtown holiday parade steps off at 3:00 p.m.. Holiday …

www.thurstontalk.com/…/olympia-downtown-shopping/

 

The grand opening ceremony, which will be held at 10 a.m. on Nov. 30, will include remarks by Davidson County Board of Commissioners …

save-a-lot.com › About Save-A-Lot › News & Media

 

A groundbreaking ceremony will be held on Nov. 30 at 10 a.m. at the site. At the ceremony, Sen. Wayne Allard, CSU President Larry Penley, …

bizwest.com/csu-to-break-ground-nov-30-on-22m-lab/

 

以前我們的英語教學很喜歡講文法規則,但有些講法其實是國人自己閉門造車的產物,忽略母語人士實際上怎麼使用。現在我們很幸運,有各種語料庫(corpus)可供參考印證,Google也是其中之一,裡面有豐富的語料可供我們觀察比較,透過正確的查詢方式,把所欲查詢的語句放在“雙引號”中,搜尋結果若出現:

找不到 “at 10:00 on November 30, Sunday" 的結果。

表示這種英文講法可能有問題,就應該重新檢討,若搜尋結果顯示出現頻率很高,就可以比較放心。這樣反覆搜尋,就不難找出貼切、地道的英文講法。

 

蘇正隆

台灣翻譯學學會前理事長、國家教育研究院雙語詞彙審譯會委員、自1998年起在師大翻譯研究所教授 <筆譯專業> 等課程

大學比較英語:比較語言與比較文化

大學比較英語:比較語言與比較文化

會員專文

 蘇正隆

在餐廳裡或飛機上服務員問你“Anything to drink?” (要喝什麼飲料?) 如果你要「紅茶」,就要說 “Black tea, please.” 而不是“Red tea, please.” 從這個例子我們就可以了解,兩種語言之間的溝通絕不止是語言的表層對應那麼簡單而已。語言與文化密不可分,文化是語言的靈魂,因此學習外文不能只關注表面的詞彙與文法結構,更應了解其文化背景。以前我們學英文往往是為應付考試,把語言與文化抽離,只知皮毛表象,學外語無法真正到位,因此難以致用。

譬如英文car指的是小型汽車,不含巴士及卡車,但我們初學英文時往往把car和「車子」或「汽車」畫上等號。中文任何有輪子的運輸工具,包含了推車及腳踏車,都可稱作「車子」,比較接近英文的vehicle。「汽車」則比較接近英文的 motor vehicle,靠內燃機來發動,如 van(廂型車), truck/lorry(卡車), bus 和 car 等。在英文裡 van, truck/lorry, bus 和 car 都只是 motor vehicle 的一種,不能與car混為一談。

此外,中文裡喝飲料的容器叫杯子,初學英文時cup一般都解釋成杯子,因此許多人把 cup, mug, glass 都混為一談。其實cup 通常指有把手,底部比杯口小的小杯,通常放在碟子(saucer)上,用來喝茶與咖啡,如 teacup, coffee cup。而英文光是glass (玻璃杯),就至少有五六種,喝葡萄酒用葡萄酒杯 (wine glass),喝香檳用香檳杯,叫flute,白蘭地杯叫snifter,喝威士忌或水則用直筒形的tumbler,喝啤酒用的玻璃馬克杯則叫mug。

再如「鍋子」英文怎麼說?不就是pot/pan嗎?其實不是這麼簡單。中文裡拿來煮飯燒菜的容器,都叫「鍋子」,英文則按其形狀及用途而有不同的名稱。中式的炒菜鍋叫wok,平底煎鍋叫frying pan,(煎炒用的)平底深鍋叫deep pan,強化玻璃或陶磁製用來焗烤食物的鍋叫casserole,砂鍋叫earthen casserole,壓力鍋叫pressure cooker,燉鍋是slow cooker,煮飯鍋叫rice cooker,蒸鍋叫steamer,烹調鍋叫cooking pot,煮魚專用的長型鍋叫fish kettle,女巫煉丹用的大鍋叫cauldron。學英文若是為應付一般考試,不管答pot 或pan都算對,但在應用上、翻譯上,就必須「打破砂鍋問到底」,徹底搞清楚不可。

除了上述例子之外,生活裡還有許多常見的事物,中文在表達時通常都大而化之,用一個涵蓋範圍很大的上位詞(superordinate)來表示,英文則往往須明確表示它是哪一種類型。中英兩種語言對這些東西的觀念有很大的差異,這些都是透過比較才會凸顯發現的。

以上都是較為具象的事物,比較不需要考慮前後文語境的因素,但因文化背景的差異而在表達上「繁簡有別」。抽象的詞彙如「代表」、「莫名其妙」等一詞多義的中文常用詞彙在翻譯成英文時則又更複雜了,會有十幾個,甚至幾十個英文的對應表達。茲以「代表」為例,英文「代表我的一點心意」是 “a token of my gratitude”,「代表我的承諾」是 “a symbol of my promise”,「指定某人代表他出席董事會」是 “appoint someone as his proxy at the board meeting”,「代表我兩個小孩……」是“in my capacity as the father/mother of two children”, 以不同的詞彙表達不同情境下「代表」的意涵。

「代表」,英文至少就有下列對應詞彙:

represent

代表 (動詞)

on   behalf of

代表 (片語)

in   my capacity

自己本身就有能力決定的代表(老闆代表自己的公司,父母代表未成年的子女等)

representative

一個人代表一群人

delegate

代表團中的一員

substitute

一個人代表另一位(去吃喜酒、上課、打球)

charge   d’affaires

代表大使或部長的官員

proxy

代表某人出席會議(並代為行使權力,如投票等)

agent

代表某人交涉權益(現在逐漸改稱為經紀人)

advocate

代表產品或某種主張(現在逐漸改稱為代言人)

token

用價值較低的物品來代表價值較高的東西(如用小禮品來代替演講費,代表一點心意)

symbol

代表承諾(用貴重的東西,如鑽戒來表示)

以往學英文大家都只強調培養four skills──聽、說、讀、寫能力,但在全球化的現在,則應該再加上「譯」的能力,學的英文在生活、職場上才能真正應用。翻譯是兩種語文之間的轉換,在轉換的過程中,首先要加以對比,不止語言符碼要變換,文化因素也要考量。嚴格說來,對以中文為母語的人而言,任何接收英文訊息及將中文訊息用英文來表達的行為都是在從事翻譯工作。

但是翻譯不能字字對譯,一個蘿蔔一個坑,需要同時考量許多因素。譬如有個公家機關的室內網球場掛著一個標示:

請穿球鞋,以免刮傷地板

*Please wear sports shoes to prevent damaging the floor.

中文強調的重點是在保護地板,但直譯成英文就顯得奇怪,似乎重物而輕人。若以英文的習慣會以不同的角度說:“For your safety, please wear sports shoes.” 這樣既保障了使用者的健康安全,地板也不易刮損,豈不更好?

 

魏志成教授企畫的這套《大學比較英語》在國內的大學英語教材中,不能不說是一項創舉。都是以比較語言與比較文化的角度來選文,同時收錄討論中國與美國進大學、考高考,幸福婚姻與相親、星座與十二生肖等具比較文化觀點的文章,學生研習這些文章,不止外語學習能夠更深入,相信也會養成具批判思考的習慣及打下好的翻譯基礎,學得的英語也更能在學術上、職場上發揮致用。

 

翻譯文學出版因緣

翻譯文學出版因緣: 《魯拜集》重新出土

(原刊於2010年一月號《文訊》雜誌)

會員專文

蘇正隆

19501960年代初期,台灣是名符其實的文化沙漠,外國文學的翻譯極其有限。據我所知大約只有重光文藝、台北文學雜誌社、明華書局、文星書店等零零星星出版了一些譯本,其中包括了1958年重光出版余光中翻譯的海明威《老人和大海》及1960年文星出版他的《英詩譯註》。

1956年啟明書局出版了黃克孫以七言絕句衍譯波斯詩人、天文學家奧瑪珈音的《魯拜集》,這譯本和我有一點淵源,因此特別一提。

黃克孫在菲律賓長大,是個早慧的物理學家及詩人,他二十五歲就拿到麻省理工學院 (MIT) 的博士,二十九歲就在MIT擔任教授。他剛進研究所時看到同學在讀Edward FitzGerald英譯的奧瑪珈音Rubaiyat,借過來一看,竟然欲罷不能,魂縈夢繞,就像春蠶吐絲般一首一首把它譯出來。我覺得《魯拜集》第七十一首冥冥有手寫天書,彩筆無情揮不已,流去人間淚幾千,不能洗去半行字。可能就是他自己心境的寫照,這時他才二十出頭。

黃譯膾炙人口,哈佛大學教授楊聯陞甚至為詩唱和:「我愛黃君寄託深,能翻舊調出新音。詩腸九轉通今古,四海東西一樣心。」但這譯本印數有限,流傳不廣。不過透過《迦陵談詩》作者葉嘉瑩教授在台大中文系「詩選」課堂上的揄揚,同學屆屆傳鈔,影響了許多六0年代台大中文系的學子,如方瑜、陳萬益等。反而許多對外國文學有興趣的讀者,不知道有這個譯本的存在。

1985年底台大方瑜教授在中時人間副刊上發表〈暮秋重讀《魯拜》〉,我深受感動,到處打聽此譯本的下落。碰巧台大外文系翁廷樞教授來找我,提到他有本奇書,一問竟然是《魯拜集》,承他惠借,讓我得以親炙黃譯。其中許多絕妙佳譯,令人嘆服。例如第十二首一簞疏食一壺漿,一卷詩書樹下涼。卿為阿儂歌瀚海,茫茫瀚海即天堂。」第六十六首欲尋身後路茫茫,自遣離魂到大荒。魂魄歸來唯一語:『我兼地獄與天堂。

後來一位書林常客汪永祺在偶然的機會看到英文物理學報上有Kerson Huang 的文章,猜可能就是黃克孫教授。於是我就試著寫信到麻省理工學院去,果然是他。很快得到他同意重刊,對當初啟明版本誤植之處做了勘正,如他的名字啟明版誤植為黃克「蓀」。我也親自加上一些註解,於1987年出版,這個譯本終於受到矚目,台大外文系宋美華教授在《聯合文學》上韋文評道:

「譯者對兩個語言的掌握的確令人嘆服…更時有神來之筆,能賦予異域之詩情以華夏之采飾…自珈音經費譯到黃譯,是一則文學的輪迴再生。」

人在大陸的錢鍾書先生也來函表示:

「黃先生譯詩雅貼比美FitzGerald原譯。FitzGerald書札中論譯事屢云『寧為活麻雀,不作死老鷹』(better a live sparrow than a dead eagle),況活鷹乎?」

費氏英譯的波斯詩《魯拜集》實在翻得太優美了,所以英國文學史上將它納入英國文學範圍。而黃譯文采斑斕,足以媲美。葉嘉瑩和方瑜教授也都把它視為中國文學。 翻譯學界曾以它為對象,開過研討會。翻譯作品能達到這樣的境界,是我最高的理想。有這個機緣讓它能夠重新出土,對我而言是極有意義的事。

見證文星書店關閉

1963年底文星書店「文星叢刊」發刊,台灣才開始有較具規模的外國文學翻譯出版。1964年,為紀念莎士比亞四百年誕辰,文星出版了梁實秋譯的《莎士比亞全集》,共二十本,包括梁氏過去在大陸出版的八本,台灣出版的一本,以及從未發表過的十一本。

梁實秋是個一流的散文家,國學根底很好,但翻譯就不行了。他大部分的翻譯都很難讀,但因為在台灣是最早編英漢辭典及英語課本的緣故,加上曾任台灣師範學院英語系主任及文學院長,桃李滿天下,一般人視他為英文權威,對他的翻譯當然批評不得。現在應該是可以客觀評論他的翻譯及他編的英漢辭典的時候了。幾十年來許多譯者常犯的一些毛病,如翻譯英國小說背景中常出現的heathheathland (荒郊野外)往往譯為「石南地」,也許就跟他當年編的辭典的解釋有關。

文星後來被當局勒令停業,這套莎士比亞翻譯改由遠東圖書出版,其他的書刊大多轉到水牛/大林出版。

文星書店於196841起結束營業,當時我讀基隆一中,適逢春假,也趕在三月卅一日從基隆騎單車到台北峨眉街參與了「買文星書的最後機會!」

 

《小毛驢與我》

195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西班牙詩人希美內思的散文詩 《小毛驢與我》,早在我念台大外文系時就在同學間流傳,卻一直未能如《小王子》一樣廣為人知。書林成立後不久我們就印行了英譯本Platero and I,後來有位對翻譯有興趣的英文老師希望翻一本好書,我說我要的是第一流的翻譯,如果有信心就委託她翻。翻好後,以一般出版社標準而言,算是不錯的了,稿費也付了,但我覺得不夠好,因此一直放著慢慢潤飾,等了近十年,經彭鏡禧、夏燕生等推薦,我請余光中的高足林為正重譯。初譯的品質相當不錯,但還是未達「讀起來像一流的散文詩」,於是我親自仔細修訂,茲舉二例:

 

一 普兒

普兒長得嬌小,毛茸茸,滑溜溜,摸起來軟綿綿,簡直像一團棉花、沒有半根骨頭似的。只有……

我刪掉第一句四個「的」字。

下一段原譯:

牠溫柔可像小男孩,小女孩,強壯堅穩卻像磐石。星期天我騎著牠穿過城郊野巷,那些衣著乾淨、舉止悠閑的鄉下人停下來打量牠。

我修改為:

牠溫柔可愛像個小男孩、小女孩,強壯牢靠卻像塊磐石。星期天我騎著牠穿過城郊野巷,那些來自鄉間,衣著乾淨、舉止悠閑的男士停下來打量牠。

 

二 白蝴蝶

天色向晚,紫氣朦朧。暗澹的綠色和淡紫色天光仍流連在教室的鐘樓之外。上坡的道路包裹在陰影裡,在風鈴草、草香、歌聲、疲倦和渴望裡。突然有個黝黑的人,鑽出圍在煤袋堆裡的破屋子向我們走來,他頭戴便帽,手持劍杖,嘴上的雪茄亮一會兒,醜陋的臉也泛一會兒紅光。普兒嚇得後退。……個人想用鐵桿子戳小籃子,我沒有阻止。我打開鞍囊,他什麼也沒看到。夢想的原料就這樣來去自如,無須隱藏,一毛錢稅租也不用繳。

我修改為:

天色向晚,紫氣朦朧。暗綠色和淡紫色天光仍流連在教室的鐘樓之外。上坡的道路罩在陰影裡,在風鈴草、草香、歌聲、疲倦和渴望裡。突然有個黝黑的人,從煤袋堆裡的破屋子鑽出,向我們走來。他頭戴便帽,手持劍杖,嘴上的雪茄亮了一下,醜陋的臉也泛了一下紅光。普兒嚇得後退。……那個人想用鐵桿子戳小籃子,我沒有阻止。我打開鞍囊,他看不到什麼值錢的東西。夢想的材料就這樣來去自如,無須隱藏,一毛錢稅也不用繳。

 

有些修訂他全盤接受,有些他甘脆重譯,更見精美。如

 

二 白蝴蝶 林為正的定稿:

天色向晚,青靄朦朧。綠而近紫的天光似有若無,仍流連在教室的鐘樓之外。上坡的道路罩在陰影裡,在風鈴花、野草香、歌聲、疲倦和渴望裡。……

如此一來一往又過了七、八年,真可謂「十年磨一劍」。這也是書林在我當家時必須以自己的節奏出書,不可能隨市場起舞的理由。不過我2001年起已不插手書林的出版,因為翻譯品質的堅持往往讓書的出版遙遙無期,飽嘗難產的陣痛。

台灣的外國文學經典翻譯出版熱潮

台灣的外國文學經典翻譯出版熱潮(原刊於2013年五月號《文訊》雜誌)

會員專文

蘇正隆

  台灣出版界喜歡一窩蜂是出了名的,我曾在一場翻譯與流行文化研討會上說過﹕「流行是一種集體的社會現象,往往不須翻譯,倒是翻譯常常在追逐流行。」這句話用在台灣出版界上應該也很適用。

  在1992年之前,台灣出版界喜歡搶譯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及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品,往往一書多譯。1994年「612大限」之後,因為翻譯古典文學名著吃力不討好,翻譯現代名著需要授權,因此大家對翻譯文學經典興趣缺缺。然而,近幾年來,台灣又出現一波外國文學經典翻譯的出版熱潮,光是美國現代經典小說費滋傑羅(F. Scott Fitzgerald)The Great Gatsby去年就增加四個譯本,今年又多了一個譯本。因此從最早黃淑慎譯的《永恆之戀》(正中,1954),王潤華、淡瑩譯的《大哉!蓋世比》(中華,1969),喬志高譯的《大亨小傳》(今日世界,1971),到最近汪芃譯的遠流版(2012)和張思婷譯的漫遊者版(2013),台灣竟然出現16種譯本,有24家出版社出版過。不過若把童書也算在內,則法國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eryLe Petit Prince《小王子》因為輕薄短小,從19692000就至少出現52個譯本(參阮若缺教授《世界文學》(麥田版) 第二期,2002.02,頁186-188。),大多根據英文本翻譯。(見表一及表二)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84也不遑多讓,至少有華國、大中國、黎明、文言、皇冠、遠景、桂冠、志文、書華、萬象、東大、錦繡、小知堂、崇文館、印刻、遠流等16家出版社印行10種譯本。(見表三)

其中邱素慧的譯本非常離譜,單第一頁第二段,短短幾句裡就有不少錯漏:

Winston made for the stairs. It was no use trying the lift. Even at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seldom working, and at present the electric current was cut off during daylight hours. It was part of the economy drive in preparation for Hate Week.

溫斯頓從樓梯走上去。想乘電梯是沒有用的,因為即使在重要時刻,電梯也很少給人使用,而在白晝,電流照理是給截斷的。

  《1984》英文原文並不難,但譯者連 “made for the stairs” (走向樓梯) 這樣簡單的句子都會誤為「從樓梯走上去」,把 “It was no use trying the lift. Even at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seldom working…” (別想搭電梯,即使從前最好的日子裡,電梯也常不靈光) 誤為「即使在重要時刻,電梯也很少給人使用……」。接下來一句 “It was part of the economy drive in preparation for Hate Week.” 可能是不知道economy drive是什麼意思,乾脆整句略去不譯

  可是這個漏譯、誤譯最嚴重的譯本,出版社竟然不察,在1984~1999年之間就有遠景、桂冠、書華、萬象、錦繡五家出版過。直到2009年印刻的版本由張靖之編輯校訂,才丕然改觀,所以印刻版加上了張靖之的名字。

  台灣在戰前是日本殖民地,官方語言是日文。國民政府遷台初期,國語對台灣來說是全新的語言,要用白話文翻譯實在不容易因此從1945年到1960年代初期,外國文學經典的翻譯非常依賴少數大陸來台的譯者及大陸時代的舊譯本。當時從事外國文學中譯者如黎烈文、周學普、紀弦、覃子豪、葉泥等,幾乎都是大陸來台人士。坊間歐美十九世紀前小說翻譯,十之八九是大陸時代的舊譯重刊。譬如黎烈文譯的《兩兄弟》(《筆爾和哲安》)(正中,1953),《失鳴鳥》(重光文藝,1964),及《冰島漁夫》(大業,1967),其實在三四十年代中國大陸都已出版過。

  1960年代初期之前除日本文學外,真正在台灣翻譯出版外國文學新譯屈指可數。大約只有正中、啟明、重光文藝、文學雜誌社(明華書局)、文星書店、文壇社等零零星星出版了一些譯本,如王鶴儀翻譯喬治歐威爾的《1984 (華國,1950)黃淑慎譯費滋傑羅的The Great Gatsby 《永恆之戀》(正中,1954),黃克孫衍譯Omar Khayyám(奧瑪珈音)Rubaiyat《魯拜集》(啟明,1956),陳紀瀅主持的重光文藝出版余光中譯的海明威《老人和大海》(1958),何欣譯的《佛克納短篇小說選》(1959)及劉守宜、夏濟安主持的明華書局/文學雜誌社出版聶華苓翻譯亨利.詹姆士的The Reverberator《德莫福夫人》(1959)及《美國短篇小說集》(1960)等。

  1963年底文星書店「文星叢刊」發刊,台灣才開始有較具規模的外國文學翻譯出版。1964年,為紀念莎士比亞四百年誕辰,文星出版了梁實秋譯的《莎士比亞全集》20本,包括梁氏過去在大陸出版的八本。1965年,文壇社出版黎烈文譯的《紅與黑》。文星196841結束營業,梁實秋譯的《莎士比亞全集》改由遠東圖書出版,其他的文學翻譯書籍大多轉到大林出版。同年余光中也為大林策畫編輯了幾本當代美國經典小說的翻譯,如丁廣馨譯傅爾斯的《捕蝶人》(1968),以及王健、李盈譯史坦貝克《製罐巷》(1968)

  1967志文《新潮文庫》發刊,開始大量譯介外國文學名著,金溟若、曹永洋、楊耐冬、李永熾孟祥森宋碧雲莫渝、蕭逢年(即齊霞飛、吳憶帆)等成為台灣翻譯界的中堅,譬如蕭逢年就獨立翻譯了《莫泊桑短篇全集》。受過日本教育,日文精湛的鍾肇政鄭清文等台灣本地譯者也加入翻譯行列。

  1970年白先勇接手仙人掌出版社和他弟弟白先敬成立晨鐘出版社,翻譯不少當代世界文學名著,如聶華苓譯紀德《遣悲懷》,陳立進譯索忍尼辛《集中營的一日》,張良澤譯三島由紀夫《假面的告白》,何欣譯福克納《熊》,熊仁譯卡夫卡《城堡》、崔德林譯瑪格麗特杜赫《廣島之戀》、徐進夫譯卡謬《快樂的死》、陳次雲與孟祥森Rubaiyat《狂酒歌》(陳次雲與孟祥森兩人的翻譯擺在一起的合刊本)

  不過晨鐘、水牛、大林、志文等出版的文學翻譯書籍,往往良窳不齊,主要在扮演引介當代外國文學、澆溉台灣文化沙漠的先鋒角色。因此期間美國新聞處(USIA)底下的今日世界出版社對文學名著的翻譯與提升翻譯品質的貢獻特別值得一提

  自1952年代1980年,今日世界出版社出版了不少美國文學名著的翻譯,而以1970年代為最高峰。當時美國新聞處網羅了港台兩地第一流的譯者,如張愛玲、聶華苓、余光中、湯新楣、於梨華、王敬羲、丁貞婉、田維新、王鎮國、方馨,劉紹銘、思果、張心漪、張曼儀、張先信、董橋、姚克、黎裕漢、崔文瑜、陳若桓等,給的稿費是一般出版社的數倍。最重要的是有懂翻譯的人把關,不迷信大牌,編輯校訂很嚴謹,翻得不好、又難以加工改善的,給了稿費也不採用,再找人重翻。因此出版品質非常好,遠遠超越坊間外國文學翻譯的水準,其中夏濟安翻譯的《名家散文選讀》,喬志高譯的《大亨小傳》更是膾炙人口。今日世界出版的美國文學名著譯叢對過去數十年來美國文學在台灣的推廣影響深遠。

  1970中期到1992年間是出版界翻譯二十世紀外國文學最蓬勃的時期,但出於市場考量,主要集中在熱門作家及得獎作品。唯一的例外是不計成本,淡江大學出資,顏元叔、黃美序策劃主編,驚聲文物出版的《淡江西洋現代戲劇譯叢》數十冊。至於歐美十九世紀前小說,由於翻譯難度高,比較著名的也已有大陸時代的舊譯,很少出版社願意花錢找人譯。

  1978年起遠景開始台灣有史以來最具規模世界文學叢書翻譯出版計劃,前後出了150餘種,主力譯者有宋碧雲黃文範、孟祥森等。不過裡頭一半以上其實是舊譯重新整理,加上彩色封面而已。其主力譯者黃文範譯了《古拉格群島》、《戰爭與和平》、《西線無戰事》、《里斯本之夜》等。黃氏自1952年起,已譯書八十餘種,字數達二千三百萬字,是台灣最多產的譯者

  因為許多世界文學名著同時也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作品,剛好當時日本出了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日文版,所以遠景也同時規劃出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仿日文版作品都加上作者生平、照片、畫像、得獎評語、頒獎詞、致答詞、作品評介、年表等。

  在這同時九五出版社和名家出版社也規劃出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遠景《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由陳映真主編,九五則找台大外文系侯健教授掛名,遠景和九五兩家在媒體上展開廣告大戰。九五於1981年搶先推出,1-18冊由九五出版,19-51冊則是書華出版遠景於1982出齊54種,共64冊。這也是台灣出版界一窩蜂出書的經典案例

  台灣1980年代經濟開始起飛以後,出版界翻印及搶譯美國暢銷書受到美國政府嚴重關切。所以政府先在1985年修改著作權法,禁止未經授權翻印西書1992年又再修改著作權法,連翻譯也要取得授權。之前未經授權出版的譯本只能賣到1994612為止,即所謂612大限」。

  1994後除公共版權著作外,許多已出版二十世紀外國文學的中譯本,若未取得授權,就只好下架。出版界重新洗牌,財力好、有能力取得授權出版社,才有機會出版當代外國名家作品。這也導正幾十年來台灣出版界搶譯、濫譯的風氣。吳錫德曾就2000年前台灣出版翻譯法國小說提出嚴厲的批評:

編輯人才難覓而胡亂推案,或靠強力媒體運作,專挑暢銷書種。復以品管不佳,譯才水準參差,致大部份譯作品質堪慮。根本達不到翻譯在文化交流裡的基本作用,遑論能如錢鍾書理想中的「媒」與「誘」的作用。亦即,看了這些譯本不僅不會引誘讀者去賞析、或甚至直接找原文閱讀,還難免心生懷疑:如此作品如何稱大家!…出版社只肯出廉價迻譯某些通俗或暢銷的書種。其次,聘請的譯者泰半都是初出茅廬…的新手。

〈漢譯法國小說目睹之怪現象〉吳錫德

2000年10月5日《中國時報》開卷

  這種情況612大限」之後數年才開始有所改善因為若取得授權,就沒有競爭搶譯的壓力,也有部份是版權經紀公司的要求出版社開始注意到翻譯質的重要,以往先出就贏的亂象才有了改變。而早在這之前幾年,輔大成立台灣第一個翻譯研究所,之後又有翻譯學會成立,以及師大、長榮、文藻、彰師大、高雄第一科大成立翻譯系所,訓練出來的畢業生陸續加入出版界之後,對提升翻譯品質編輯把關都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聯經1985年起開始經典文學的翻譯出版,前幾年大多是大陸現成的著名譯本,如楊絳的《堂吉訶德》,後來漸有國內譯者譯作。近幾年來則以出版國科會經典譯注計畫的譯作為主,到目前約出版八十種經典文學翻譯國科會經典譯注計畫的譯者都是台灣外文界的學者專家,經費最為充裕,譯作比較重視譯者的研究、注解和分析。翻譯嚴謹品質一般都相當好

  1994年起吳潛誠為桂冠圖書公司策劃《桂冠世界文學名著》彙編一百多種,是繼遠景之後最大規模的世界文學叢書翻譯出版計劃。它的特色是每本名著皆附有一篇專家學者五千字左右的導讀,對讀者理解原著,頗有幫助,但主編者及導讀的專家對譯文都沒有任何著墨,讓原來的譯者「文責自負」。

  近幾年來,可能是名著改編電影的影響,以及翻譯當代作品要取版權的難度及成本越來越高,以及大部分二十世紀初期的作品版權消逝,成為公共財產,台灣出版界突然湧現一波中外文學經典的出版熱潮,多家出版社以書系方式,陸續譯介國外經典文學,有的是將現有譯本重新修訂出版,有的是推出名作的新譯,也有與學術界合作,強調翻譯的質量,並做文本分析與介紹。

  台灣商務印書館推出經典小說」系列,已出版《咆哮山莊》(梁實秋譯)、《小婦人》(顏湘如譯) 等六種,其中似乎只有兩本是新譯立村文化推出世紀文選,已出版《大亨小傳》、《咆哮山莊》、《頑童流浪記》等39種。好讀出版社的典藏經典,已出版《大亨小傳》、《咆哮山莊》等數十種。

  商周出版社則在2005年起推出「商周經典名著」,由台大外文系曾麗玲總策劃,每部都提供作品相關訊息,含作者年表、人物表、內文詳細註解,以及由外文界學者導讀,名人推薦文章。譬如《咆哮山莊》有台大蔡秀枝導讀,韓良露推薦。目前出版了《大亨小傳》、《傲慢與偏見》等約40多種。遠足文化的「遠足經典」則包括古今中外的經典作品,外國文學方面已出版《湖濱散記》、《坎特伯雷故事》及日本古典文學等。雅書堂「文學菁選系列」出版了包括《咆哮山莊》、《傲慢與偏見》約20種。新潮社的「新譯‧世界文學名著」則有《咆哮山莊》、《傲慢與偏見》、《老人與海》等60多種。

  此外,還有時報文化的「大師名作坊」出版了《大亨小傳》、《理性與感性》、《追憶逝水年華》、《尤利西斯》等。其中《大亨小傳》的版本是最為人稱道的喬志高的名譯,並由原譯者重新校訂過。

  遠流在2012年則推出「經典文學新譯計畫」,與師大翻譯研究所合作,由譯研所所長賴慈芸主持,強調的重點是譯文本身。認為語言會演變,翻譯也應該跟著改變,每個時代都應該有每個時代的經典文學譯本。因此強調以當代語言文字進行的全新翻譯。並請每位譯者撰寫譯序,闡述自己的翻譯策略,以及文本對於譯者個人的意義。此外,主張以本土現代觀點選書,除了作品的經典意義外,也希望納入過去少有中譯本的遺珠之作,讓讀者能更完整認識西方文學的經典樣貌。

策畫主持的賴慈芸在總序〈聽見譯者的聲音〉中說:

假設有六、七種(翻譯)版本那該選哪一本好呢?…其實,影響最大的是譯者。你所讀的每一個中文字都是譯者決定的,每一個句子的節奏都是譯者安排的。文學翻譯其實是一種表演。就像音樂演奏一樣:作曲家決定了音符和節奏;但聽眾聽到的是演奏家的演出。沒有演奏家會把巴哈彈得像蕭邦,但每一個巴哈的演奏家都有自己的風格,就像每一個蕭邦的演奏家也都不一樣。沒有演奏家,音樂等於不存在。作者決定了故事的內容,但把故事說出來的是譯者。譯者的表演工具就是文字。兩個譯者不可能譯出一模一樣的譯文,就像每一個男高音唱出來的〈公主徹夜未眠〉都有差異。面對同樣的風景,每個畫家的畫也都不一樣。而所謂經典,就是不斷召喚新譯本的作品。因為語言不斷在變,時髦的語言會過時,新奇的語法會變成平常,新的語言不斷出現;所以重要的作品,每個時代都需要新的譯本。

 

目前已出版及正進行中的經典書系,我建議出版社企劃編輯可以留意以下幾個面向:

一、應有專業翻譯編輯把關,負責審稿、改稿與校訂,做好品質控管。

二、找譯者不要迷信大牌,應先通過試譯才委以重任。

三、應交代原書書名、譯者簡介及所依據的版本,這應是最起碼的要求,讀者也可從這些地方來判斷出版社是否夠專業。

  以聶華苓翻譯亨利.詹姆士的《德莫福夫人》來說,我自己在查詢詹姆士生平資料並未發現有叫《德莫福夫人》的小說,費了一番工夫才知道原來是The Reverberator中的一篇,完整的書名是The Reverberator: Madame de Mauves; A Passionate Pilgrim, and Other Tales (1959)。至於聶華苓究竟是翻譯了整部書,或只是譯了其中的Madame de Mauves一篇,因我手頭沒有這個譯本,就不得而知了。不少經典名著有不同版本不同版本有不同意義。我們知道《紅樓夢》有好幾個版本,長度和內容相差不少。珍奧斯汀(Jane Austen) 小說Mansfield Park1814年版和1816年版,內容亦有相當差異有些作者喜歡修改舊作,譬如錢鍾書,他的〈中國詩與中國畫〉,最早的版本只數千字,到了收入書林版《七綴集》,則擴增至兩萬多字。另一個極端的例子就是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 The Bear 《熊》有短篇、中篇兩種版本。根據的版本不同,譯文會有很大的出入。

  有些書上列了眾多名人推薦,甚至還有推薦者的生平簡介,但就找不到譯者的名字,彷彿誰譯的不重要。就如賴慈芸所說的「作者決定了故事的內容,但把故事說出來的是譯者。」因此,譯者的表現才是最關鍵的。

四、不要為出書而出書,應寧缺勿濫。文學翻譯需要字斟句酌,無論翻譯或編輯加工都需要費不少工夫。如利用公共版權已有舊譯的版本,也應再仔細潤飾核校,並列上校譯者姓名以示負責,譬如印刻版修訂《1984》的例子。

  就讀者而言,我建議自己細讀第一頁,看看文字是自然流暢或詰屈聱牙﹖不要迷信名人,今日譯壇上最優秀的譯者,如林為正、呂健忠等,也許當年知名度並不是那麼高,但譯作精雕細琢,卻都是第一流的。以林為正譯的《小毛驢與我》為例:

天色向晚,青靄朦朧。綠而近紫的天光似有若無,仍流連在教室的鐘樓之外。上坡的道路罩在陰影裡,在風鈴花、野草香、歌聲、疲倦和渴望裡。……

  這樣的譯文讀起來像優美的散文詩,我們才有理由相信原作者夠資格得諾貝爾獎。譯文若是彆扭,讓讀者看不下去,就像錢鍾書講的,譯者變成是在「為作者拒絕讀者」。

  三四十年前極權時代,讀者對所謂名家大師只有頂禮膜拜的份,誰也不敢質疑,如果看到翻譯不通的地方,只會怪自己程度不夠,不敢認為大師有什麼不對。茲以文學大師梁實秋所謂經典譯作《咆哮山莊》第一頁第一段為例:

1801- 我剛拜訪我的房東歸來──他就是使我以後將受麻煩的一位孤獨的鄰居。這誠然是一片美麗的鄉野!在全英格蘭,我不相信我能找到像這樣與社會煩囂完全隔離的地點。真是一個十足的厭世者的天堂,而希茲克利夫先生和我又是如此合適的一對,分享這一片荒涼景物。很夠尋味的一位人物……

「希茲克利夫先生?」我說。

點點頭便是回答

1801- I have just returned from a visit to my landlord – the solitary neighbour that I shall be troubled with. This is certainly a beautiful country! In all England, I do not believe that I could have fixed on a situation so completely removed from the stir of society. A perfect misanthropist’s heaven: and Mr. Heathcliff and I are such a suitable pair to divide the desolation between us. A capital fellow! He little imagined how my heart warmed towards him when I beheld his black eyes withdraw so suspiciously under their brows, as I rode up, and when his fingers sheltered themselves, with a jealous resolution, still further in his waistcoat, as I announced my name.

‘Mr. Heathcliff?’ I said.

A nod was the answer.

看以上譯文畫線的部分,現在的讀者都會覺得譯文不對勁,會勇於質疑,甚至加以韃伐,試看以下摘自網路的對話:

l前陣子去圖書館借了一本回來看。我的老天爺呀,真是難看。不是作者寫的不好,畢竟這可是經典名著耶,亂七八糟的語法,這種爛翻譯會影響到故事進行,故事的進行不順就會(摘自痞克邦部落格「黑與白在我體內埋下極端的種子」)

 

l最近想找咆哮山莊來看不曉得大家有沒有覺得翻譯得比較好的版本?或是哪一家出版社比較推薦?

l推薦時報出版社的,楊苡譯

l我有買商周版的我覺得ok 並不會有看不懂的地方,而且它有導讀和譯序

l我倒是推薦雅書堂出版的版本,他翻譯的也挺流暢的,而且導讀加上延伸閱讀,可以豐富這本書的價值。(以上摘自批踢踢實業坊)

 

l閱讀和翻譯時應保持注意的「合理性」(可疑之處)

l這兩天大致看了一下梁實秋翻譯的「咆哮山莊」的第一章—-不過寥寥數頁,就有十幾處錯誤/不妥處。

l梁譯:壁爐的上面有各種樣式的害人的老槍,還有一對馬上手槍:並且為了裝潢起見,還有三個塗了鮮豔顏色的茶葉罐在邊緣上放著。

l原文: Above the chimney were sundry villainous old guns, and a couple of horse-pistols: and, by way of ornament, three gaudily-painted canisters disposed along its ledge.

l一看就知道是譯錯的中文翻譯—-因為譯文的敘述讓我覺得「不合理」。(以上摘自「顏子英漢翻譯書院」討論區)

 

如果連第一頁都看不下去的譯本,不要勉強自己,另外找一個看得懂的版本吧!

 

費滋傑羅的The Great Gatsby

出版社

譯者

出版年份

今日世界社

喬志高

1971

遠景

1982

書華

1986

探索文化

1998

錦繡

1999

時報

2001

桂冠

2005

正中

黃淑慎

《永恆之戀》1954

《大亨小傳》2001

中華

王潤華

淡瑩

《大哉!蓋世比》

1969

大行

丁士奇

《大亨─凱士畢》

1972

逸群

胡湘雲

1985

遠志

張智瑚

1991

三久

鄭大行

1996

小知堂

顏湘如

2001

晨星

邱淑娟

2002

一方出版

巫寧坤

《了不起的蓋茨比》

2003

風雲時代

石建華

2008

立村

顏湘如

2009

志文

范文美

2010

新經典

徐之野

2012

好讀

王聖棻

2012

商周

李佳純

2012

遠流

汪芃

2012

漫遊者

張思婷

2013

 

聖修伯里Le Petit Prince

出版社

譯者

出版年份

水牛

陳錦芳

1969

田園

陳千武

星星王子1969

王家

陳雙鈞

1972

正文

卓洛琳

1974

正中

李宗恬

1975

自印

黃文範

1975

好時年

編輯部

1981

水牛

許昭榮

1982

敦煌

編輯部

1987

基督教文藝

許碧端

1987

南台

鮑慧文

1989

文國

唐玉美

1991

文化生活新知

飛揚(馬森)

1991

新潮社

編輯部

1991

漢藝色研

施麗薰

1991

金楓

曲愛琳

1991 (1992萬象)

文化生活新知

飛揚(馬森)

1991

志文

宋碧雲

1992

漢風

戴金蜜

1994

晨星

劉佩芳

1994

天肯

莊逸捷

1997

國際少年村

楊玉娘

1997

金安

甯星兒

1998

天肯

阮若缺

1998

三久

易林

1998

台灣東方

杜子西

1998

格林

吳淡如

1999

海風

梁惠玲

1994

人本自然

陳若漪

1999

鑽橋國際

凌啟宗

1999

希代

張譯

1999

大步

李芹燕

1999

晨星

姚文雀

2000

寂天

李思

2000

驛站

劉學真

2000

長宥

李淑貞

2000

聯合文學

馬森

2000

桂冠

莫渝

2000

 

喬治歐威爾的1984

出版社

譯者

出版年份

華國

王鶴儀

1950

大中國

鈕先鍾

1953

黎明

邦楨

1971

文言

谷郁

1983

皇冠

劉紹銘

1984

東大

1991

志文

董樂山

1991

遠景

邱素慧

1984

桂冠

1984

書華

1986

萬象

1999

錦繡

1999

印刻

邱素慧

張靖之

2009

小知堂

林淑華

2001

崇文館

王憶琳

2006

遠流

徐立妍

2012